阿尔【绝殇】

这里绝殇/阿尔。主混aph圈和AOTU。偶尔瞎码些东西x
cp主露米
AOTU的话我博爱但是尤其喜欢瑞金、雷安雷。和嘉瑞嘉。顺便雷嘉雷也吃

高雷菊湾。
天雷蒙露。历史原因真的超级不吃,所以麻烦个别的小可爱不要给我安利了。谢谢

随手摸的螺丝。

四川各位小伙伴,愿你们安好,螺丝保护你们哦

【十革组/沙苏,人设】

斯捷潘觉得自己的弟弟简直令人头疼极了。
是的,在他又一次不情不愿的抱着自己的“小宝贝”的时候,那个小家伙难得的安静,甚至是斯捷潘使劲捏他的脸撒气时除了小声的呜咽了一下他都没有太大的反应。
也许有时候他还是挺可爱的。
“看好伊廖沙,我要出去一下。”
好吧,布拉金斯基夫人出去之后就什么都变了,被称作伊廖沙的小恶魔抬起了手。
空气中传来响亮的“啪”的一声和小孩子咯咯咯的可爱笑声。
操。
斯捷潘骂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亲爱的弟弟丢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按住他的背部使劲的打着他柔软的小屁股——真是业务熟练。
于是小孩子的笑声就变成了呜呜哇哇的求饶声。
“呜——斯乔帕哥哥我错啦。伊廖沙再也不打你了”
——————————
于是斯捷潘就给了他一个面颊吻——在母亲严厉的眼神下和母亲的水管的威胁下。
“斯捷潘,你又欺负弟弟!!”
哎,不是,妈你听我解释啊!
斯捷潘的内心是复杂的。

【露米】警察露x黑手党米

“琼斯。给你个人生忠告,跟我走。”
转椅上的金发男人嗤笑了一声,仍旧是背对着的姿势。
“hero才不会束手就擒呢,警察先生,除非——“他转了过来张狂的挑了挑眉,似乎断定那人绝对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你想在监狱里隔着玻璃板看着你的情人——哦不,是在刑场上见我最后一面?“
伊万不该以公殉私。是的,永远都不该。
“除非你能金盆洗手,改名换姓过上正常的生活。”伊万的眸子暗了暗,笑的意味不明,“不然万尼亚就会亲手把恋人送上绞刑架让他去和撒旦谈谈心。”
“你不要忘了这是谁的地盘”琼斯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也是个贪婪的人,不可能就这样把到嘴的肥肉吐出去。
更何况这块肉已经被他嚼烂了。
伊万当然知道这是琼斯的地盘,但是自己那些好队友们也不是吃素的。
“包围你的有第三小队,第五小队和第七小队。顺便,你的事手下们几乎已经被灭光了。”
琼斯不可能逃出生天。
“嗯哼?”琼斯故作镇定的样子拒绝着妥协,实际上他的脸色有些发白,“让我妥协?你做梦吧。我他妈去死也不会听你的话!”
伊万抬手一拳就打上了琼斯的下颚骨,又迅速的扭住他的手臂,将他的椅子踢出去一段距离,成功的阻止了他去拿抽屉里的枪。在他的一只手上铐上了手铐,正打算去拷另一只手,却被不听话的小东西在肚子上划了一道深长的伤口。咬着牙狠狠扇了他一巴掌,强硬的将另外一只手拷上。
“刑场上见,my love.“伊万低下头,给了琼斯一个粗暴的撕咬、鲜血和温柔的舔舐并存的吻。

#大概是点文活动
hmm。。。。这里在lof也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也开始有自己的粉丝了,大概是感谢各位吧。
现在所有的小伙伴都可以点文,我都会认真写的
点文cp如下
冷战组【露米or无差】

味音痴【米英,英米】【我觉得我写味音痴好像很容易写崩?】

斯拉夫内部消化【苏露,黑白露【说实话我吃维卡攻23333】,十革组】
以上!
#占tag歉

【冷战组/无差】Lost in this life

“你恨我。”琼斯将自己的身体深深地陷入柔软的沙发里,盯了伊万半晌才吐出这句话,湛蓝色的眸子阴暗了几分。
他像个终于搞清现实的幼童一夜成人那样。现在的他,成熟而又冷静。他知道伊万接近自己是什么目的,无非就是报个仇,报他的欺骗之仇、利用之仇。他们就是因此而渐行渐远的,直到对方的身影都消失在地平线。
他闭上眼睛,等待着伊万下一步的动作——当然,他这绝不能算是坐以待毙,而是说因为愧疚打算先让他一下——这之后,杀得了他还是杀不了他就得看伊万的本事了。
琼斯意想之中的事并没有发生,他微微睁开双眼,看到伊万拿着瓶可乐坐在他的旁边。
“为什么这么说?“他这么问,紫晶石般的眸子里满是不解,随后便一脸戏谑的将手中的可乐扔到阿尔弗雷德的怀里,”冰的,正好让你那整天异想天开到发热的小脑瓜冷下来。“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喝,而是倚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想些事情。
他不杀了自己么?
他真的不恨我么 ?
伊万觉得他的呼吸声渐渐地平稳而均匀——他已经睡着了。
伊万从沙发底下掏出了一个小盒子,上面并没有积上太多灰尘——可见它经常被拿出来,而不是在这里放了数年之久。
轻轻的打开它,里面的苏式手枪格外的扎眼,伊万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把它握在手中,食指慢慢的放上扳机——可他并没有开枪。
他知道自己的解体是因为自己的自身原因,美国只是推波助澜加快了它的进程而已。
就算没有美国,他也会和家人分道扬镳。
某种意义上,他救了人民,救了娜塔莎和冬妮娅。
可是他就是无法原谅他的欺骗。
自己是那么的信任他,本以为我们是恋人,可以毫无保留的去相信。
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初你给予了我温暖,也给予了我撕心裂骨的疼痛。我恨你。
他咬了咬牙,终归还是没有开枪。

“Ivan,we are lost in this life.【我们都是迷途的羔羊】”
沙发上的阿尔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尽管我知道你很危险,但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接近你。
我明白你是毒药却还是甘之如饴。

【冷战组】无题

阿尔弗雷德前几天刚刚考上大学,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充满活力的小伙子——哦,充满着热情的十九岁。
可现在他面临着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他的花销已经大大超出了预算——不是去买蓝蓝路了,是给了吃不起面包的流浪汉。
他不是个只以垃圾食品至上的人。尽管他的理想生活就是:金钱,恋人,垃圾食品。
可惜这三样他现在都没有。
“well——hero需要找个工作了,最起码要先吃饱饭。”他合上笔记本电脑伸了个懒腰。
他现在不想和他那个粗眉毛的固执表哥伸手要钱,因为他觉得这样简直就像是个还没有断奶的小孩子!
“琼斯,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工作?”
一听这软糯的声音他就知道是布拉金——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什么工作?”他漫不经心的答道,拄着腮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如果是去你姐姐那里的话——对不起,我还不需要你的怜悯,俄国熊。”

然后阿尔弗雷德可怜巴巴的叼着餐叉看着正在切着烤肉的伊万——吃不起饭的他成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不作不死。

【无差】围巾

阿尔弗雷德有一条长长的围巾,红色的,而且非常的暖和。
可是他从来不把它围在自己的脖子上,甚至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有这么一条围巾。
每晚他入睡之前都会把它拿在手中轻轻地摩挲着,就好像那不是条围巾而是某个人温柔的面庞,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笑容。
说实话,他那副样子像极了一个怀春少女——抱着恋人的衣物想着那人的脸,期盼着早日见到他。
阿尔弗雷德确实有在想着那个人的脸,想着怎么把他漂亮的脸蛋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怎么把他的薄唇打得溢出殷红而美丽的鲜血。他也确实在想着早日见到他。但这个相见绝不是出于想念,或者是情人间的牵挂——而是为了去给他收尸。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像头不知餮足的渴望鲜血的野兽。
世界霸主的位置只能是他的。
——————————————
今年的冬天很冷,阿尔弗雷德一如既往地摸出来那条围巾。可令他惊异的是,那条围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着颜色,耀眼的红色渐渐地褪去消散,空气中似乎弥漫起了一层血雾。
最终它变成了一片刺目的白。
冷的。
是的,这条围巾已经不再那么温暖了。相反,它冷的刺骨,几乎要把人流动的血液都冻结。

最终它和那套旧了的美国军服一起躺在了垃圾桶里。
它最终还是因为褪色而被琼斯丢掉了。

《The Robert》

【四】
阿尔弗雷德见他没有放下枪的意图,立刻态度诚恳的说:“我向梅林发誓!我真的是不小心哦......”
然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抿了抿嘴唇:“那个,对不起。”
伊利亚似乎并没有理会他的话,只问道:“你是新人么?”
奇怪的没有起伏的声音,明明是疑问句,却被他硬说成了陈述句的语调。就像是机器一样,和刚刚完全不同。
阿尔弗雷德暗暗地想着,然后用他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回答了伊利亚的问题:“是的!我叫阿尔弗雷德哦!多多指教呢!”
伊利亚愣了愣,总觉得莫名的有些熟悉,但他搜索了所有记忆存储区域都没有发现这个金发小伙的任何一点痕迹。
干净的像是月光下的白色琴键那样。
奇怪极了。
“那么您的名字是什么呢?”
伊利亚用他那机械的思想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扯过一条浴巾在围在腰间,微微张了张嘴,吐出了几个几乎带着生锈的金属的字母
“737号。伊利亚。”
伊利亚?
“对了......你有姓氏么?”阿尔弗雷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总觉得面前的斯拉夫人有些眼熟。
“布拉金斯基。”伊利亚似乎并不想说太多的话,事实上,这不过是他的系统刚刚恢复运行,暂时还不能做出太多的语言指令。

对伊利亚来说,姓什么不重要,这只是个代号。
但是对阿尔弗雷德来说这就不一样了。
“你认不认识伊万?认不认识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利亚觉得自己的系统似乎要坏掉了。
然而他只是推了一下那个金发小伙,走出浴室换上衣物。
“不洗澡的话就滚蛋。”
阿尔弗雷德似乎还想发问,伊利亚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不认识他。”
【提示,感情系统部分泄露】
——————————————————
叼着棒棒糖的女孩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合上电脑仰躺在椅子上。
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且自己的能力也不能一次破解那么多复杂的编码。
慢慢来吧
“放心,娜塔莎,我会救出你哥哥的。”她看了看改造资料上的少女笑了出来。